台湾中華民国/台灣旅行中華民國

 

【雜記】

“夏天到了”

 覺得夏天已經來到了是什麼時候?
 我覺得是學校暑假開始時,白天從路上傳來小孩子的聲音,看見在路上走的他們,或玩耍的他們,假日看見有父親帶帶著游泳圈的孩子騎車去游泳池,還有看見在人家的陽台上曬著的游泳圈,小孩子的游泳衣等。這樣的時候我覺得夏天已經來到了。
 七月不太下雨的黃梅季時會讓我們感覺夏天到了。但是根據各人的感覺這種主觀的印像是眾說紛紜。還有白桃子上市了就會感覺的到了,蔬菜店扁豆的價格便宜了也這樣覺得。往年這個時候,西瓜也還便宜,但近些年一直不下降,很遺憾。
 夏天風景裡有一個是“夏天醜日吃鰻魚”。近些年因網絡發展了在網上很講這種活動,由於人們一窩蜂般的熱潮地去看煙火會一樣,鰻魚昂貴了,所以比較讓我掃興了。這種行為要悄悄品嚐才算瀟灑。

“縫紉機”

 前幾個星期我第一次買了一台家用縫紉機。
女的在學校都有過這種縫紉課可男的連那個課都沒有,總之和日本女的都知道可男的不知道的“千趣會”一樣,男的根本都不理解縫紉機等的概念;操縱,傳用語,構造,方法等。
 先查網上來看,縫紉機的銷售還遵守昭和時代的銷售方法,在專門店買就可以受到那店服務員的熱情建議,指導。這種店銷售價格比如7萬日元,不過在網上同縫紉機賣3少萬日元,嚇了一跳,這個差額為什麼?我覺得大概買縫紉機的人是有小兒女的婦人,而且買到了一台不會再買換,因此縫紉機是滯銷的東西之一,還有因現代少子化。所以縫紉機的業界裡還保留著這種商法。一個廠商的機器很多,從兩萬元到三萬元價格層裡簡直推出幾台了,好像只不過是叫人憂鬱罷了。
 雖然這個差額意味著有指導服務沒有,不過這個差額在平成時代已經不受歡迎了,我還是在網上買的,根本不知道縫紉機,還要買一本初學者的指導書。
 本來並不是打算用這個機做衣服,圍裙,褥單,大包等,而打算只做套子,罩子等,比如夏天不用的取暖器,空調,風扇,電子詞典,備用相機什麼的。另外衛生紙箱,為馬桶座,小型挎包等,可是這些離我的感覺還很遠,不肯做。看起來東西恰好裝進的套子很少買,那隻好自己親自做了,所以買一台縫紉機。太太說因忙來不及用縫紉機,像是個藉口。我就是當“主夫”。

“老家”

 前幾天到福島縣白河市裡的一座小村莊,參加我已亡父親老家的葬禮。
 我在東京大森出生,當放小學暑假時父母常常帶我去父親的老家,我和近鄰的小孩子玩耍。小孩子中之一個成了現在很有名拉麵店“虎食堂”的店主,是我最老的朋友,拉麵迷都知道這店。所以吧這叫“雙石”小村莊當作自己的第二老家。
 我和常常一起去台灣中國的旅遊叔叔一起去參加告別式。在會餐來很多老年親戚,邊吃邊喝邊聊。叔叔仍舊喝多酒和去外國旅遊時一樣。他們都是本地人,都說福島口音,太重了。聽一次也會似懂非懂,必須再聽一次,可聽了兩次也算勉強地聽了出他們的說話。
 這家殯儀場和我經驗裡的方式不同,這裡的方式是當天早上,告別式開始以前火葬。所以我們到會場時已經祭壇上擺著骨灰罐的白色箱。
 式完後在鄰居餐廳有會餐。火葬把遺骨裝在箱里後再吃飯,我怕用筷子夾起螃蟹腿,龍鬚菜等來,親屬就會想起撿骨灰來,胃口會不好嗎?
 這葬禮後就帶這箱去墳墓安放骨灰。墳墓在這村莊里的小丘陵山腰。從山腰眺望全村莊景色,雖然這裡離東京有一百公里,和東京一樣很悶熱,不過這裡的風裡沒含著都市的物質;空調的排氣,汽車廢氣,柏油路的熱氣等,而帶著大自然吹,怪舒服的。
這個山腰不高,但對於叔叔爬到這裡是因高齡喝酒和爬到富士山一樣,爬到就坐下不動氣喘吁籲的,他奄奄一息地說,“下次去台灣旅遊還是最後,然後去國內,怎麼樣?” 他還很硬朗不過今年就要82歲了,他也許覺得自己的體力有點兒衰退,總之下次去台灣的就是最後旅遊,就可以,但是國內的是什麼意思?意味著再和我一起去國內的什麼地方旅遊呢,真不堪設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