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ーバー・ザ・80/超過八十歲
 

快要82歲了 | 又去命理巷 | 新幹線 | 普悠瑪 | 北投石 | 最後一前 | 土產 | 

新幹線

 對叔叔來說去台北周邊的景點遊覽已很多了,於是在台北中山台南小吃店“程度”邊喝台灣啤酒邊商量,“明天去哪裡啊?⋯⋯”。
 還沒去的地方舉出;二二八紀念館,101、象山、基隆和基隆周邊,和平島公園,野柳,金山的鄧麗君墳墓什麼等。但叔叔和我不喜歡等待,因101的電梯讓人等候半個多小時,難以去101。由於叔叔腳不好,上不了象山,和平島公園。叔叔還沒對台灣歷史興趣,還沒去那個地方的不是時候。
 結果打算坐新幹線去鹿港。對我們第一次坐新幹線。
 當初擔心這麼賣車票,恐怕買不買到兩張對號票。結果和日本的一樣,票買的很簡單。從台北到台中才要一個小時,才花了700元。要一個小時的日本新幹線車費竟要2,000元。很喜歡了高鐵。很覺得JR應該跟高鐵學一下。
 我在售票出口應該說“要兩張最快到的車票”,但是不小心說了“要兩張最快出發的車票”,真糊塗了,結果路上下一趟車超了我們的車,哎呀〜。
 白地橘色線的車體團太可愛,雖然車廂裡的氣氛完全和日本的一樣,但是前椅子之間很大,彷彿坐在日本一等車廂似的。很覺得JR應該跟高鐵學一下。高鐵還有列車販售,但叔叔悲觀地說沒有啤酒⋯⋯。

台灣新幹線 台灣新幹線 台灣新幹線

鹿港巴士站 巴士站在高鐵車站地地下(一層),還有太懷念的南投客運,過去經常坐車。一張時刻表拿走,一看就了解已經沒有從高鐵到純陽部落的班車,現在一定要在埔里倒車,但在時刻表上倒車很方便了。
鹿港巴士站 往鹿港的班車以彰化客運為行駛,這個站是五號。可是下一樓就有小問訊處,即使是和我一樣不說中文的人,只說“鹿港”,服務員也會用手指出往那邊的地方,沒問題。可以用游悠卡坐車,很方便。
 但和第一次坐新幹線一樣,恐怕從鹿港回去這麼樣?鹿港車站的地方和過去一樣,除了裝潢一下以外也沒改變。當然令人感覺懷念。
 這車站仍舊在從鹿港分區後面走一下就有的。

 來到這麼少有遊客的鹿港是第一次看到的。來過時經常很多遊客,但這次除了在后天宮裡國小兒童集團郊遊比較多。其他的街路上很小遊客,好像對我們的“包街”啊。但關閉店不少,一定去藝術書店也換成了為兒童玩兒戲店。

鹿港老街 鹿港 鹿港

 早就知道把小西紅柿浸在糖稀就凝固的粗點(不知這個名字,沒有在日本),但並且推銷把小梅子浸在糖稀就凝固的粗點。在日本是杏子的和李子的,這味道好像那些日本的,很好吃。可能吃這些上癮了。
 最近在台北很少有楊桃汁,但台中周邊還健在啊。買了一杯叫叔叔喝一口,我吃了一驚,他竟然說“還可以呢”,除了我女兒以外,幾乎所有的我朋友都說“這怎麼會說飲料嗎?”。這種口味來自“中島家”把。
 帶叔叔去著名“摸乳巷”,也由於九曲巷有點長路所以考慮叔叔體力的情況不敢去。

楊桃汁 鹿港龍山寺 鹿港模乳巷(乳擦小道)

迪化街 坐新幹線回台北,出乎意料到得很快,打的去剛去的迪化街為太太買木耳。在鹿港路走的很多,太累了,那從臺北站坐出租車去,對司機說”請去一下迪化街的永樂廣場把“。
可以說迪化街裡充滿著乾菜點和批發點。一到這裡就找到了目的的東西,但很輕體積也大,怎麼拿回啊?就是很多木耳裝的大袋子。裝不了在行李,只好用手拿走啊。叔叔的孫子們已經長大了,所以沒機會什麼禮物買去的,於是叔叔也買到和我買一樣的木耳的大袋子。

 去長春路47號的最近太有人氣的小籠包餐廳“京鼎樓”旁邊的一般台灣飯館“伍柒玖”,和昨天晚上一樣又邊喝啤酒邊商量“明天去哪裡啊?⋯⋯”。
 結果不是去鄧麗君的墳墓和野柳,而是定了去羅東的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那最高興的是能坐最新款式的台鐵自強號“普悠瑪”,從今兒童般地盼望起來了。

快要82歲了 | 又去命理巷 | 新幹線 | 普悠瑪 | 北投石 | 最後一前 | 土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