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ーバー・ザ・80/超過八十歲
 

快要82歲了 | 又去命理巷 | 新幹線 | 普悠瑪 | 北投石 | 最後一前 | 土產 | 

普悠瑪

 大約從去年上場起新款式的自強號叫“普悠瑪”。
 不是加快速度而是少減了停車站,從台北坐普悠瑪到羅東去所要時間就會縮短半個小時,結果很快。
 車費合新幹線一樣太便宜,我也覺得JR應該向台鐵學學。

 普悠瑪的車體白地紅色的,車廂裡也以紅色為基調地裝潢,怪可愛的。座位是雙人坐的很寬,這座位按照人體工程學製作的,比坐新幹線更舒服。
 當初我以為普悠瑪的名字來自動物美洲獅Puma的諧音,原來是住在東海邊的原住民族的名字,怪不得從台北等行駛到台東〜。

新自強號“普悠瑪” 新自強號“普悠瑪” 新自強號“普悠瑪”

 乘的普悠瑪到了羅東站,我們上樓去的時候,問訊處服務員般的阿姨對我們說“從哪裡來了?”。
 “從日本來的。”
 “那,從哪裡乘車來了?”
 “從台北⋯⋯”
 “請給我車票”,我一出示她就把票裝起到她的口袋裡,我就急忙說“可不可以把票拿去做個紀念?”,她笑著退給我了。我們就走著去就到外邊⋯⋯我們沒通過檢票口,那她是不是個站員呢?但是車站對面的人行道有檢票機器,而我們這邊沒有這種機器,我想起來八堵站或四腳亭站也是一樣的。台鐵真是不可思議啊。

自強號的普悠瑪 羅東車站東口 羅東站前的巴士站

 按照車站裡的引導標識進行,就是車站東出口。眼前的情景和過去來過的不一樣⋯⋯連便利店也沒有,有一片廣闊工程平地,只有巴士車站的新建築。從今將會逐漸發現大樓和建築什麼等。
 去問訊處打聽,想要去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的話外邊其他的620號或621號巴士站等候就行。用遊悠卡坐車去,不明白這班的車費,坐車要了半個小時左右。

 趁我在入口前抽一會煙時,叔叔先一個人去票房買到自己的入場票,往我這裡叫“堂弟,票價才花了75塊啊,太便宜了。”
 不一會我接著去票房拿出75塊錢,服務小姐說“你是不是65歲以上?”。叔叔的是敬老票,我還沒到老年就付150塊錢接受普通票了。但服務小姐沒給叔叔拿出什麼身分證,一看他臉色就判斷了。在日本一定要給任何人拿出,台灣很熱情,很有文明。
 在入口擺著用各種外國語寫著的帶小地圖導遊小冊子,韓語、日語,英語什麼等。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烤肉套餐 要大街好像三峽老街一樣,磚造建築物鱗次櫛比,很喜歡這樣的情景。這路兩邊有很多店,有些小吃店,但由於這裡為藝術為介紹的地方,所以幾乎所有的店是兼玻璃工藝,製作毛筆或陶瓷工藝的工作室的。另外有清代舉人的四合院。
 那大街盡頭有廣場和舞台,那時表演什麼演劇,很多帶孩子的遊客看,由於孩子們看的很高興,因而也許是為兒童的台灣故事,我看不懂。
 那廣場後面有一座餐館建築,吃飯的方式是美食廣場的。有些日式套餐,我和叔叔點了那種套餐。

羅東車站西口 羅東車站的月台 和自強號的普悠瑪

 從羅東站到傳統藝術中心的巴士一個小時有兩三班,呆了兩個小時然後會車站了。
 “要兩張最快到台北的票。”,好像說的很正確,雖然快開車的有兩班,不過接到了要一個小時後開車的普悠嗎的。由於對號票很擁擠,我們座位各在別的車廂裡的。反正叔叔在車裡喝啤酒就睡覺,車快到台北時只要去他車廂叫醒他就行。

自強號的普悠瑪 有時候抽煙去出口,眼前有一片眼熟的情景。原來這西門出口是老市區,有巴士站的東門的則是新市區啊。
 回來叔叔所在的等候處,再一起下樓梯去月台。郊外的台鐵月台有什麼氣氛,好像回憶,好像懷念,讓我想起了小時經常去在父親故鄉的火車站。

 由於叔叔有什麼奇怪的自尊心,因而他說去外國的話就不吃點日本菜,但還是想起日本菜,找著妥協點地說“昨天晚上去吃飯的「伍柒玖」不是有什麼炒飯嗎?⋯⋯”,豈不是今天晚上又去那店啊。他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
 進店前叔叔看著在門口上擺著的帶照片點單,檢查有沒有他喜歡吃的菜什麼等,從店裡女主人和她女兒笑著看我們說什麼事,覺得她們說一定是“哎呀,那個日本人又來了啊!”其實那家店的菜和我們的口味。

快要82歲了 | 又去命理巷 | 新幹線 | 普悠瑪 | 北投石 | 最後一前 | 土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