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ーラス海外旅行?/算了海外旅行?
 

最後的海外旅遊? | 免費Wi-Fi | 逛街買土特產 | 濱壽司 | 的士 | 土產

的士

計程車 眾所周知,因為遭到過日治,幾乎台灣老年人都會說日語,我還以為覺得這樣。近幾年去台灣旅遊時不少見有些一般台灣人也知道日語和我們說英語一樣,尤其大人並且還學習日語很驚人。
 以前在台中附近的鹿港看到一位中年攤主看著小攤翻開課本學習日語。我打聽了他為什麼學習日語? “我喜歡在卡拉OK唱日語歌曲”,他回答了。

 上次跟叔叔一起去台灣時,因為上了大年紀他腿有些衰退,所以打了好幾次的。那司機之中還有學日語的。
 一位三十幾歲的司機,圓了在淡水開一家麵包店的夢,在日本麵包企業工作幾年,但是住在台北的父母不好了,離不開家而要照顧管他們了,所以放棄了他的夢,只好在台北當的士的司機了,不過不說日語而一直說中文,是因為先要注意安全行駛,來不及說外語。

 別的一位四十幾歲的司機,他喜歡日本,為了日本人搭車時學習日語。坐車我們就談得起勁起來。突然他開學習日語的光盤,車廂里傳來學習的聲音,到我們的飯店邊聽邊談了。我教他一點日語。他要知道乘客下車時該這麼說。我說“謝謝您搭車”是“ご乘車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お気を付けて。” 很激動得他一連說幾次這個句。
 對台灣人來說,起頭說“ご”、“お”,不容易說。到我們的飯店一直聊了天。大概這坐車的事情不見的只要80台幣左右,那時路上挺堵車,時間要了多一點,計價器顯示了120台幣。他到底說,“你教了我日語,只能付100台幣好吧。” 我第一次經歷了的士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