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旅行/台灣旅行
 

鄉愁的平溪線
瑞芳站  平溪線  羅東  剥皮寮  二二八事件  TWSBI  集錦

平溪線

 據事先查關於平溪線說;該線的路上有稱“台灣的尼亞加拉“的瀑布。入場費一百八十元,但帶“一日迴游券”就一百元。
 “一日迴游券”,在瑞芳站可賣。但時刻表裡,有部分班車到八堵開車,但沒寫著該開車時間很奇怪?
 其他,聽在台北的朋友說;現在好久時間關著呢。本來瀑布地方是私的土地。但因為試圖成建觀光地方的市政府與地主的稅款問題沒解決,地主生氣地關閉了。
 帶著這樣的奇怪事座了平溪線。

 瑞芳站和日本的驛舍裡有剪票口,但知道不清楚,為路線不太多或開放分別兩出口等,把剪票口安排在樓梯的出口。
 平溪線專用售票口在這個月台。“一日迴游券”五十四元。

平渓線一日周遊券 馬上詢問日語志願人,王先生
 「十分瀑布現在也關閉嗎?」
 「現在,沒問題」
 「呀,真的嗎?體說現在也關閉呢?」
 「現在,沒問題!!」

瑞芳駅 瑞芳駅 瑞芳駅
可以使用悠遊卡,但只可能買一日迴游券 容易理解的地圖,拍一個照 覺得漢字“月台”太漂亮
 十分瀑布有大華站和十分站之中間。
 大華站比十分站還近,一般下車大華站,但路上為火車的隧道。
 「通過隧道太危險,隧道後也有座鐵橋很危險〜」
 「但大家通過了這條隧道啊,不通沒到把?」
 「所以,每年幾個人帶來小中事故。最好去到十分站回到。往返要一個小時〜」

 快要開車了時各種各樣人們集聚了。
 那時老年們跟我搭話。聽說去過幾次日本(很好,我高興),日語學多幾年了(太好了)等。好像在大的沙漠找到綠洲。
 他們更說「那一起去走把」。

平溪線 平溪線 大華站
奇怪的隔板 一起拍照 到了大華站
大華駅 大華駅 大華駅
真的站附近除了三所房屋以外也沒有。建築這個站時也許有特別什麼理由
 如沒有“台灣的尼亞加拉“的瀑布,就誰一個人也沒下車。
 真的什麼都沒有……在日本關東郊外地方線有一些這樣的無人站。

 這天溫度差三十分,但潮氣不太多,很舒服的氣候。
 鐵軌旁邊不停地走。到處鐵軌一點歪曲。繫鐵軌之間措施有一點空間為熱膨脹,但這條鐵軌沒有,但火車整整走著。

 往前走時婦人叫,說台灣語我聽不懂,別人向我翻譯中文「可能有條蛇 」
 走,看到一條黑白顏色的乾死蛇,看來真的是毒蛇。聽說在台灣五種毒蛇。沒活動很幸福。

 他說台灣退休六十五歲。
 我回答「那你們開始第二人生把」

瑞芳駅 瑞芳駅 瑞芳駅
站周邊的鐵軌旁邊有條像小島 劉先生夫妻 終於到了隧道
 從大華站走多一刻後,終於到了該隧道。
 看來這條距離五十米左右。如果通過路上來火車,寬度很窄,只有在最端扒下。
 一個人進入就太很恐怕了。事先必須查好火車的時刻表。
 這樣的情況,雖然沒有說服力,根大家進入就沒恐怕了。

 通過隧道後,看到十分瀑布的入口。正式名稱是“十分山水遊樂園“。
 已獲知情報改變了。糾紛後再開門使得入場費一律八十元了。
 像那入場把!的時候,他們說「為了看一座這樣的瀑布,各付八十元太貴了。沒入場再一直去到十分站把,中島先生〜!」
 什麼?特意在鐵軌上走了特意通過可怕的隧道了,但是沒入場把?
 那時我可以說了「那,我自己一個人入場看瀑布把」,但跟他們走比看瀑布還高興,我也沒進入再走了。

十分瀑布 十分瀑布 十分瀑布
“十分山水遊樂園“的入口附近。這裡有這樣的圓那新建個站把,也許不是只我覺得這樣的事。
 走一點後確實看到座鐵橋。
 僅只一想通過這座鐵橋時來火車,心裡一驚。
 這座鐵橋旁邊架著為步行者的吊橋,穿過後走到和平溪線平行的馬路。這裡休息一下,再走向十分街。
 在門口寫著天燈發源地的塔站著。
鐵橋和吊橋 鐵橋和吊橋 鐵橋和吊橋
從這裡的眺望非常好,下次來的話這裡等來火車就拍照。告示牌說鐵軌上走就課以罰款
 聽說他們是在台北分別好朋友,開車來過幾次平溪沿線,這次坐車來。

 「請你台灣料理把」
 陪我在十分餐館“迴車島”。他們是回頭客。
 看來台灣菜的方式是基本訂幾個菜,把些菜分盛。白飯免費。
 天氣很熱,我一口氣喝一瓶啤酒,再來一瓶。
 看這些菜有一不吉的預感,恐怕味道太淡,這麼辦?但這是只過濾的。味道鹹很好吃很高興。特別滷豬肉最喜歡真的好吃了。
 另一個不吉預感成了實際,我付款時他們給我說著「朋友〜朋友〜」使我沒付款。跟他們添多麻煩了,非常感謝!
 看來最後的文蛤湯太淡,但姜的香味很好好喝了。
 他們為考慮環保帶分別自己的雙筷子。

迴車道 迴車道 迴車道
迴車道 迴車道 迴車道
這時只湯最後喝了。是台灣的方式?
 微醉地逛向十分街
 十分街的窄路上火車,車或人們一起往來,土氣的氣氛很豐富,使我喜歡了。下次一定再來十分街。
 平溪線中這個十分最大的街。
十分街 十分街 十分街
不知為什麼寫著日語的招聘,日本遊客人也常常來了嗎?
十分街 十分街 十分街
十分駅 十分駅 十分駅
右邊的東西真的,左邊的上寫著許多胡寫等 十分有氣氛的十分站
 當來火車等想拍照火車和十分街,但給我說「中島先生〜、一起坐車把〜」。我還有來這裡的機會,這個拍照是下次來課題的。  到了平溪線的終點,菁桐站。
 以為去什麼咖啡店休息,但他們去在小高低公園的休息處。
 拿出小爐子來燒起來水。做什麼?做是速溶咖啡的。
 他們常常帶這樣的小爐子嗎?聽說他們愛好爬上,他們集會去哪裡地方時常常舉行這樣的咖啡休息,原來如此〜。
 退休後跟夫妻或朋友去到處郊遊,找到了自己愉快的休閒。好像受到我退休時的啓示。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菁桐站
 從菁桐站到捷運木柵站有巴士路線,他們要座巴士回家,所以拍合影跟他們分別了。
 知道了他的地址,回國後把相片給她寄信。

 一個人回站,新婚夫婦拍記念照呢。眾中穿著新婚衣服拍照對我很不好意思,但無所謂台灣人反而高興的拍照。
 這個新婚拍照常常到處看到,覺得可以說台灣的風景詩之一。
 開車到瑞芳站Zzzz.......,倒車到台北也Zzzz.......。
 看見台灣尼亞加拉的事成了下次赴台的課題。


瑞芳站  |  平溪線  |  羅東  |  剥皮寮  |  二二八事件  |  TWSBI  |  集錦